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小A进驻与女友大人的宣示主权】【作者:GPPX1720】
【小A进驻与女友大人的宣示主权】【作者:GPPX1720】
字数:36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小A进驻与女友大人的宣示主权

  原本我以为小A还要几天才会搬来,出乎我意料的一个女孩子家的东西竟然不多,一个上午的时间就全部搞定了,而对於这位新来的女性,虽是自己的好朋友,但女友大人没做好的心理准备,一丝丝不悦还是能从举止观察到,可能是因为这空间长久以来都是她一位女性制霸吧?两位男性只是她的玩物供她娱乐,现在出现一位要跟她抢地盘,防卫天性就这么被启动了。而事实上她的防卫心启动的也算合理,因为眼前这位入侵者,果真是来者不善。

---------------

  中间这段是小A这女孩的描述,可以跳过,如果你是对小A没兴趣的女友大人铁粉

---------------

  说起小A这个女孩子,其实是挺可爱的女生,以男生的角度来说,她很讨喜,有着一种欲拒还迎的气质(女友大人教了我这个词彙是:傲娇,形容女孩子口嫌体正值的个性。如果能正确的猜中大部分她所谓的「不要」「不想」代表的是真的要或者不要,那跟她相处起来真的很有成就感也很满足,因为当你答对后,她那种「你懂我」的反应会自然流露於言情行为,真的很可爱。但是,她同时也有着颇为严重的公主病(这我之前提过了)有时候真的让人很想赏她一巴掌,但,这是我在深入跟她相处之前。

  记得有一次,她休假没事趁着阿正回老家,跑来我住的地方(那时候阿正跟我们还没住在一起),跟我瞎混了一整天,由於女友大人跟她父母出游,所以她在家里额外的放肆,整个下午就穿着一条小裤裤在床上滚来滚去,到了接近傍晚的时候,她啊的好大一声,着实吓了我一跳,我还问她发生什么事,只见她已经开始穿衣套裤,说着她差点忘记要去阿正家帮她丢垃圾,若忘记等阿正回来看到那放了好几天的垃圾臭在那里,她肯定又要被修理了。

  当时,我愣了一下,这? 这傢伙不是有公主病吗?哪可能会有我们这些对话内容?

  当下我才了解这个女孩子,她的公主病只对待她身旁亲近的人,而对她认定的爱人,她就跟小猫一样把对方服侍的大大(台语)。发觉她这个特性后,我对她的好感度一度上升不少,我也问她要不要今天留下来过夜,她说她没带换洗衣服(我以为她要拒绝我了),下一句话,她说了我要帮她洗今天这套衣服,而晚上,反正她大概也穿不到吧?……也是

  你问我,为什么后来跟小A互动变少了?我的回答是,因为她的公主病我一直销除不了,及时好几个甜蜜的时刻她说跟我很有恋爱的感觉,但是那公主病我还是克服不了,拳头(跟DD)常常一起变硬,上面想巴她头,下面想她吃我的头……如果她没公主病,的确是很好的女孩子,虽然她在抗拒诱惑这点远比不上女友大人,你们也听我分享了她被诱惑的时刻,无论是韩国仔抑或是垦丁淫行,她算是……需要好好用绳子牵住的那种女生,让她走丢了,回家前她很可能已经被吃(或吃了人)好几次了。

  小A她,有一个人格缺陷,来自於她的好奇心,在阿正跟她交往的前几个月,死会消息还没被她身旁的人知道,因此追求者还是存在,而对於这些追求者的邀约,小A几乎都会留给对方一些机会,有空她就会赴约,然而,只是因为想知道对方会做些什么跟说些什么,即使她对对方一点兴趣也没有,但就是……无聊找事做吧?反正你约的到的时间都是她空闲的时候。你说她是骑驴找马?我一开始也以为是,直到韩国仔她的忏悔后,我发现我错了,她给追求者机会,只因为她觉得拒绝人不好意思,以及她对对方的好奇心。

  很好笑吧?她的公主病竟然也会饶过不熟的人……介於中间的这些熟的人可真是可怜。

----------------------------------------------------------------------

  时空回到小A搬来的那天,我帮她将她的化妆桌搬定位后,我到厨房去洗手顺便到凉茶喝,这傢伙一溜烟的跟了进来,从侧边偷亲了我脸颊,顺便带了谢谢两个字。很甜,这甜腻腻的笑容跟举动确实是几分钟前向公主依样使唤我搬东搬溪的傢伙做出来的。她没等我做什么反应,只说了帮她也倒一杯茶,就出去了。
  我很快的完成她的指令就跟着到餐桌去,我端给她后坐下来,好好的了解一下她的新工作。聊天中途,女友大人从房间走了出来,要我们去超市买一些啤酒,也好,小A顺道提到要带我去她的新工作环境看看而已。我之所以想了解她的工作跟地点,完全是把她当成自己的妹妹在保护(我好像很喜欢把人当妹妹?)或许是吃了我的异性可以享有的售后服务吧?至少去露个面让她未来的同事知道她有人罩。

  (这里拉出一个我一直在想要不要跟大家分享的事情,是关於我的出生,大家知道我来自南部的家庭,也知道我的个性等等,然而,大家可能会有一个疑问,为什么我的这些至亲朋友(称为兄弟)都以我马首是瞻,甚至我也蛮有自信他们不敢对女友大人乱来,是因为我的家庭背景,大家都知道南部很多「组仔头」,恩,我的家庭也是,只是,我不引以为耻或怎么样,我秉持着一个信念:以这个背景来保护我的朋友跟爱人家人,此外,我仍以一个跟大家25岁一样的青年,自己打拼北上读研究所,为的是不靠家里来打造自己的人生。 记得国中我在外面球场跟人起争执,被打的流鼻血,被父亲知道后,他找了一些公司的叔伯要去找对方「交流」,但我觉得是自己太白目,於是请求家父不要去找对方麻烦,这个事件就是我信念的延伸(但是后来我的这群兄弟们私下去讨回公道又是另一回事了,不过至少不是靠家里)

  痾痾……好我知道我叙述太多,有些人裤子脱了没什么耐心听我废话对吧? 那快点继续说下去。

  东晃西晃我们也花了半小时,怕被碎念於是赶紧买了东西回家。

  回家后我想说趁晚饭前回房间小躺一下,开了门进房,看到女友大人跟阿正都在,顿时觉得气氛不太正常,两人有点惊魂未定的样子,我仔细观察了四周……恩……又看了看女友大人跟阿正。

  女友大人马上问话道:你们回来了哦~?钱够吗?(废话一句)嗯?小A呢?
  我才说她去洗澡,两人一付松一口气的样子,接着女友大人就下了床爬向前,往坐在电脑椅前拿本书在看的阿正前进……而她一丝不挂的下体与小穴就这么跟我打了招呼,她拨开阿正手拿的书本,看了眼前直挺挺的肉棒,二话不说就开始吞吐,只见阿正向我傻笑一下,随即就被下体的快感爽的闭起眼睛,双手扶着女友大人的头上下动。

  我开口问:你们在干麻? (我再问一句废话,但当下我从没想过开门会是这画面,至少不会是小A人都搬进来了)

  女友大人撇着头舔着肉棒侧缘,一边注视着我回答:我在宣示主权啊

  於是我硬了……

  女友大人挥了挥手要我加入,但也没等我同意就迳自拉了我到旁边,帮我闷了整天的小兄弟也掏出来清理。她的意思是要告诉小A,这两根肉棒都是她的
                ——

  我早该料到,女友大人会因为小A要搬进来而性欲高张,她的控制欲的延伸……谁也不能从她那里夺走她的玩物。

  当天晚上,她一直处在欲火焚身的状态,一心一意想要侵略阿正,只要是小A的眼光之外,她男朋友的肉棒就被她的好姊妹玩弄着,而女友大人为了让阿正无法抗拒,她甚至说了这样的话:你不是很想跟我爱爱吗?今晚,可以哦~但只有今晚。

  整晚他们俩就一直玩着SOD的剧情,这种刺激极限,有时我都替他们捏一把冷汗,而女友大人的举动也引起我的欲望,但她眼里只有她的猎物,於是我只好勉为其难的为了掩护他们去找小A,於是我藉口说要掩护他们,想进房找小A「聊天」。

  「瘩妹!(日语:不行)」 女友大人拒绝了我的提议 「这样就不好玩了」
  我不知道要说什么……於是乎不知道在某个小A转身的时刻,她的男友将子嗣都射进自己姊妹的嘴里,将来他们的孩子肯定会告状:妈妈~我们不知道有几个兄弟被阿姨吃掉了……

  等阿正缴械的差不多后,女友大人就拉我进房解决她的燃眉之急。

  过程中,女友大人似乎完全不在乎她呻吟的声音会被她的好姊妹听到(是说应该也没差?他们出去玩更大)只是,她再次发挥她淫荡的一面,她呻吟的对象,一句一句淫秽的字词,主角名字都是:阿正……

------------

  到这里应该可以尻一波吧大家?

------------

  OK还没结束,还有一点

------------

  隔天,看的出来小A那边也经历过大战,而女友大人一脸什么事都没有一样,但小A好像有一点不爽。

  女友大人发现了,笑着跟她的好姊妹说:「干嘛生气!我只是要帮你们助兴而已!」

  「啊不就谢谢你……」小A白眼女友大人,女友大人赶紧上前去跟小A卖笑打闹。

  后来我想起TT跟我说过,他们出去玩的时候,女友大人是蛮喜欢抢别人的猎物的(但大多是跟KK在抢来抢去,因此两人后来乾脆一起找猎物,而女友大人其中一个手成就的对象,大概是祖上积德,带了两个妹到车上,又喇舌又被吹,又摸奶又摸穴,爽了一把,大概女友大人也有帮对方含才合理,只是她在跟我说成就说这位没有。为此我还特别强调她可以自由帮手帮口,但她说怕陌生人的髒,只敢用手)

               ——后记

  为了让女友大人在兄弟会中可以玩得更尽兴,我有颁布了一道谕令,那就是允许女友大人除了去夜店可以自由运用口舌手以外,举凡兄弟会者聚会,视夜店比照办理。

  虽然一开始被她以:帮吹就给干 的宣示威胁回绝了,但后来她也不排斥,说又不是没帮别人服务过,只是我一定要在。

  也因此我们才有了对基督教那位仁兄出手的计画(但只是计画,施行的话就在看看啰)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