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羽球情缘】(1-30)作者:eattitty
【羽球情缘】(1-30)作者:eattitty
               羽球情缘


字数:70680字
下载次数: 40





               01 源起

  「干!为什么我非要让他们不可!」我说小G说:「才开学没几天而已,不要跟别人吵架啦」

  她边说边拉着快爆走的我,深怕我过去灌对方两拳

  小G是我高一的同学,我们高二分组都选社会组,刚好分到同班她是个满高的女生,尽管身高已经170,却还说想再长高。

  我总想:你想当麻豆喔?长那么高干麻。

  我不屑的说:「她们以为羽球场是她们的?占着不走,脸又一个比一个还臭,别人好好讲是尊重她们,可不要逼我去大声讦谯她们。」

  国小、国中、高中的体育课可是男生的命阿,每天都在期待的体育课,左等右盼终于盼到,结果却不能运动,还要忍受小J和小V这两个臭婆娘的气。我当时真是气炸了。

  小G说:「不要啦!她们说不定心情不好阿!」边说还边挡在我面前,好像怕我真的去跟小J、小V对呛。

  我说:「心情不好也不能乱迁怒吧!何况还是不熟的人,她们以为大家都要让她们阿!」

  就在我和小G一来一往时,老师吹起哨子。

  要集合了!?这代表体育课要下课了,我还没运动到阿…

  小D提议说:「我们去福利社买饮料吧!」

  小D是小G的麻吉,至于她为什么叫小D?因为她D罩杯阿不过小G不是G罩杯就是了 据她所说是B本来我不相信 总觉得小G贫乳私底下问小D,小G是什么杯,她说是B我会相信的原因是她们去厕所互看过,她们常干这种奇怪的事情=.=

  我此时仍然满脸怒容,我想我这个样子,大概只有小D那种神经比八线道的道路还粗的人才不知道我在生气。

  倒是小G眼见这是个可以脱离战场好机会,马上拉我去买饮料,并大声叫着:「好热!好热!我们快去买饮料喝吧~我请客阿~」

  买完饮料后,回到教室

  看到小J和小V,不知为什么我总是觉得她们的脸看起来就像在对我说:「打羽球打的好爽喔~你都打不到阿?」想到这里,脸色马上一沉。

  小G眼见情况不对,立刻把我带到她座位,并且不让我看小J和小V。
  小D依然傻呼呼,完全不知道刚刚我差点又火山爆发了。

  突然!教室外面一阵骚动,我们也去凑热闹,有两个学弟在演FBI……自以为的穿起黑西装;自以为的假装用无线电对话,我脸上出现三条线,觉得超爆愚蠢的,但是我还是口嫌体正直的继续看他们还有什么花样,我们这排教室的人几乎都出来看了,包括小J、小V……

  我越站觉得越奇怪,背后怎么有人磨蹭,在搔我痒?而且一直移来移去……
  转过头去,小D垫脚想看清,那对活宝到底在干什么,但是她不够高,所以一直再垫脚>角度不对>找别的角度>再垫脚,以便寻找最佳观赏角度,最后索性两手搭上我的肩这样垫脚看学弟的表演,还比较省力咧!

  但女生的力气比较小,垫一下就酸了,下去再垫。

  但我觉得她忘记一件事情了:我是男生!

  她的D奶一直在我背后磨蹭,这是杀小……

  我觉得快挺了,我就转过头去,叫她不要在我后面看,她嘟起小嘴说:「你干麻哪么小气啦!」

  我心想:「这里是公共场合阿……要弄也不是在这里」(误)

  我小声的说:「不是我小气阿,只是你的胸部一直顶到我。」

  她不好意思的说:「对不起啦!我不是故意要顶你的。我等下不会再顶你了!继续吧~」

  我听了差点跌倒。

  出来以后一直没讲话的小G开口了,小G小声的说:「小D,eattitty大概是快勃起了,别再弄他了,挑起他性欲等下被他强奸。」

  还是小G聪明阿,不愧是少男杀手阿,真是了解少男的心阿,但是我觉得小G普通正而已,不过我哪会强奸小D阿……别污衊我的人格,她刚自己送上门来,我都没继续享受的说谜之音:还不是因为地点在公共场合……

  小D此时才意会过来,用她一贯天真无邪的笑容+声音说:「对吼~我都忘记eattitty是男生了。eattitty吃人家豆腐啦!他是色狼啦!」
  边说边假装擦泪的样子。

  好像我强迫他的样子……

  我无奈的说:「不知道谁每次都在问我色色问题,还敢说我色狼,你这骚货太可恶了,下次你问我,我一定不回答,因为你要我当」正人君子「。」

  然后我又被小D、小G拖回教室疯狂搔痒,对我来说,这是极刑,最后我求饶了……

  这年头男人真难当,而且他们还不当我是男人!

  上课钟声响起,我们各就各位,又是国文,国文是我们班导上的,她上课很无聊,我很少听,但是,她今天说了个很重要的事,所以我看她可怜,勉强听听她要讲啥,结果是要换位子阿?起初我觉得这哪里重要了,后来看到座位表,我差点没跳起来……

               02 逛街

  我的座位在小V右边!!!小J在我右前方!!!

  我的天阿!

  我揉揉眼睛,多么希望是我眼花看错,现在深呼吸,再看一次手上的座位表,干你妈的我没看错,我听到了自己来自心中的呐喊:五千万个干!

  干* 50。000。000,你们懂吗?

  就在认清这残酷的事实后,我恶狠狠的瞪了在讲台上讲课的班导一眼,但我又能如何呢?也只能在心中暗骂她排这啥烂座位而已吧!

  讦谯完排座位的事,再讦谯她干麻总是看我不顺眼?

  难道是我都不听她上课?上次国文段考还被我矇到全班最高?

  她一定在挟怨报复!我百分之一万确定事情就是如此!

  边想还边点头。

  下课后,小G叫我换位子后不要跟小J、小V吵架。

  我随便应付几句,但是似乎逃不过小G的火眼金睛,眼见软的不行,她干脆捏起我的手臂,转阿转的,边说:「干!你到底有没有在听阿?」

  我因为痛而面部扭曲的说:「是!是!是!小的谨尊太后法旨!」

  她这才放开我的手,我边看手有没有怎样边说她是暴力女,还有叫她别骂脏话。

  小G说:「靠妖喔!我骂什么要你管。」手也不忘招呼我的身体。

  我边闪边说:「不管就不管,到时没人要别来找我诉苦兼靠北。」

  虽然我不想相信,但从我认识她以来,她身边从不缺男人=.= 我是想不透她有什么魅力啦,可能我跟她太熟了,她什么鸟样我没见过,但别的男人可不这么认为,但是她并不puma,相反的还比我原本想像中的保守许多…

  她就是这样,有时候会飙脏话,跟她说这样很没气质,也说不听,只会说我也很爱骂,我说我是男生比较没差,她就说现在男女平等,我真是败给她了……
  换了位置后,情况如小G所愿,我和小J、小V她们,根本就当对方不存在,这样也好啦!至少不会吵架,虽然我这人嗜好是聊天,不过我也要挑人的,可不是随便人来聊我就跟她聊的~

  小G和小D约我这星期天陪她们去逛街,我想想也没什么事情,就陪她们去,后来我发现这是一个愚蠢的决定,我忘记陪女生逛街实在是超无聊的,东挑挑;西比比,一直问好不好看,说了好看,结果又去别家,问她们为什么,她们说想比价,也想看看有没有更喜欢的。

  我想所有陪过女生逛街的男人们都会有跟我相同的感想……

  小G逛街逛到热了,脱下外衣,剩下穿一件背心,然后开始看我。

  我问:「你不是要看衣服,一直看我干麻?我脸上有什么吗?」

  小G说:「你还是去楼上逛你想逛的,或喝咖啡、打电动之类的。」

  小D和我面面相觑,我边说边想:「怎么了吗?」

  我正在回想我又做了什么惹的「娘娘」不开心的事。

  所以她要赶我走。

  小G说:「没有啦!只是看你好像很无聊而已。」

  我说:「还好啦!(内心OS:无聊到爆)」

  小D说:「小G你身体不舒服阿?」

  小G说:「没阿,哪里看出我身体不舒服阿?」

  小D说:「因为你脸好红阿!」

  小D边说边把手放到小G额头,检查她有没有发烧。

  小G受不了小D的一再追问,终于说了!

  她用蚊子才听的到的声音说:「我只是觉得有点害羞啦,我只穿一件背心跟eattitty走在一起。」边说还搭配着扭捏的动作,这跟她普通的样子真是判若两人。

  「讲那么小声,谁听的到阿?」我说后来她讲大声一点,我跟小D笑翻了我狂笑说:「我都看过你乳沟了!你害羞个屁阿!哈哈哈!」

  小D狂笑说:「你普通不是跟我都喜欢问eattitty色色问题,你还会害羞喔。」

  小G恼羞成怒的说:「eattitty!你这大色狼,居然偷看我乳沟!
  说!你什么时候看到的!「

  又说:「小D你啰唆什么阿!我可是很传统的女性呢~」

  我憋笑说:「你自己在学校捡东西的时候,我看到的,还有,不是偷看,是你自己露出来的。」

  小D不服气的说:「不知道是谁提议去厕所看对方的胸部长怎样的喔?」
  小G有点被逼急的说:「小D还不是看的很爽!eattitty真贱,每次都说我胸部小,结果还不是看的很高兴。」

  就在此时我发现,柜姐出来看好戏好一阵子了,我想大概是从我们狂笑的时候,太大声引起她的注意,她才开始看戏的(阿要不要去洨吃摊点菜阿?)
  我就跟她们说不要吵了,柜姐在看,我们一行三人就落荒而逃,你问我们买了什么?当然什么都没买……

  而且离开时,我转头看了柜姐一眼,发现柜姐笑的好贱。

  接着我们就去吃饭,小G还是不死心,还想再逛,她说:「我们在这里都没逛到,换去别家逛啦!」

  我想到刚刚的情景,还是忍不住笑了笑柜姐很贱,也笑我们很丢脸。

  并说:「还不是你在那装含蓄才会这样。」

  小D附和并点头如捣蒜的说:「对阿!对阿!都是小G害的!」

  小D边吃义大利面边手舞足蹈的发表她的意见,看着她手上的叉子晃来又晃去,总觉得会刺到人,但她根本不以为意,没办法,她就是傻大姐个性。

  她说着要去哪里逛,嘴上都是番茄酱也不管,最后还喷面出来,她总是这么像小朋友,应该说她是常保赤子之心的大女孩。

  我假装厌恶的说:「你这家伙不只神经大条,卫生习惯还很差。」

  边说边补上了拍拍自己身上,假装面喷到我身上的样子。

  小G一看可以报刚刚的仇的机会来了,也加入战局,她说:「哈哈~你这么脏,难怪没人要。」

  我惊讶的问:「小D不是有男朋友?」

  我觉得小G只是在开玩笑罢了看看小D,她脸上闪过一丝怪异的神情,难过中带点愤怒,但倏乎即逝;再看看小G,她伸出舌头,也是转瞬之间就恢复正常,我知道情况不太妙了……

  大概是小俩口吵架中吧。

               03 心碎

  女孩们总是很多秘密,正确的说法应该是人总是很多秘密才对,包括你(你)
  我。

  秘密分太多种,有可以给A知道,却不能给B知道的那种、有只有不能给某人知道的那种、有永远深藏心田的,任何人都无法知道的那种。

  我很喜欢猜别人在想什么,我觉得猜透别人很有趣,但我讨厌被别人猜透,很奇怪吧?

  我看到了小D和小G的表情,我知道事情不太妙,但我以为只是小俩口吵架而已,不以为意,她们的表情?我认为也只是小G偶然讲出不该让我知道的事情,所以她们才会有那种表情,不过现在我似乎猜错了……

  我们吃饱后,继续去别间百货公司逛,这次总算有买些东西了。

  回程时,小G边按脚边说:「真是太累了!脚超酸的~回去要先好好睡一觉。」
  我忍不住给她个白眼并说:「天做孽,犹可活;自做孽,不可活。」

  小D则是在旁微笑,虽然看起来跟平常一样的微笑,但我的第六感告诉我:「小D跟平常不一样。」

  我的第六感一向很准,但我也不想多说什么,因为八成跟刚刚小G所说的那句「哈哈~你这么脏,难怪没人要」有关系,但我也不想多问,因为我不太喜欢勉强别人,既然她不想讲,自然有她的考量,何必为了点知道了也不会怎样的八卦和朋友不愉快呢~

  到了星期一,开始上课,我在假日想到一招「奥步」

  我跟老师说我坐在最后面看不到黑板,结果老师跟我说:「哪你就去配新的眼镜,或是撑到下次换位子吧~」

  好样的!整我是吧!

  真是会公报私仇,臭官僚性格……

  之后几天,我还是跟小J、小V完全没交集,虽然我上课不讲话,真的是快闷坏了,但我要有骨气阿!决不向恶势力屈服!

            大给公丢恩丢阿(台语)

  谜之音:丢~~~~

  由于我和小G家里住的有点近,所以我们会一起回家,刚开始大家不认识,没人会管我们,后来我们班上那群猪哥开始问:「干!eattitty你很机掰阿!」

  我说:「三小啦!又惹你啰?」

  猪哥们就开始问:「你和小G是不是在交往阿?」

  我眉头先是紧皱了一下,接着挑左边眉毛一下那群猪哥的表情从「哈哈~被我们发现八卦了吼」变化到「挖咧!这么有自信,难道真没交往?」

  我说:「谁跟她交往阿……」

  猪哥们不放弃的说:「那你每天温馨接送情是什么?还有你每次都跟小G打情骂俏,不要以为我们没看到喔?」

  其中一个猪哥更说了:「他妈的你还跟小D在那摸来摸去,你有小G就够了吧!比较没那么正的小D,总可以让我们吧~给我们一个机会阿!不要都独吞阿!」
  大家开始鼓譟,我脑中浮现三个字:阿鲁巴……

  干你妈的我才不要被阿鲁巴!!!

  我害怕的说:「明明就是小G单方面的对我施暴而已……小D是因为她怕痒,她嘴贱或是她攻击我时我才会搔她痒好不好~」

  猪哥们冷冽的眼神让我冷汗直流,认识他们以来,从来没看过这表情,眼看着他们的手开始伸过来,我大叫问他们:「要干什么!」

  他们开始笑的令我发寒的说:「你吃掉两个妹,代表鸡鸡太贱,我们要帮你管一下你的鸡鸡阿~」

  靠北阿,这什么理论?

  我使出绝招!

  我说:「小G和小D早死会了,你们死心吧!!!」

  他们问:「真的还假的?」

  我自信满满的说:「当然,我跟他们这么麻吉!」

  猪哥们果然带着落寞的表情撤退了我心里也放下一颗大石,心想:「干!还没破处就被阿到整组坏光光的话,不就要去砍掉重练了!」

  小D这时候来到我面前,她说:「下一节是体育课对吧?」

  我说:「是阿,又可以打羽球了。」

  这一次打羽球的分组很让我期待,我和小G一组;臭屁男和小H一组小H是小J的好朋友,人小小只,皮肤有点黑,外表看起来不凶,不过我后来才知道她有C罩杯,思考一下原因,大概是她都穿宽松的衣服,所以看起来不凶。

  你问我小D呢?抱歉她不运动的,虽然我每次都亏她不运动会变胖,但是她还是不运动,小G说小D有点肉肉的比较好看,但我觉得是客套话……

  因为小G很瘦阿,如果觉得肉肉的好看,何必拼命减肥?

  讲出来免不了惹来一阵花拳粉脚。

  至于那个臭屁男阿,他什么都很爱炫耀,炫耀功课好;炫燿羽球强不过他后来改了,所以我不鞭他了,因为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只是当时杀球都瞄准他头而已==小G的跳杀虽然在我看来还好,不过在女生中,看到她打杀球躲都来不及了,谁还去接?

  打了两场,一场15:8(我们赢);一场15:12(他们赢)

  小V和小J在另一个场打,这样不能教训他们,真是遗憾,虽然不太喜欢他们,但我也不至于瞄准他们头就是了(重女轻男)

  打完后我和小G坐在小D旁边休息,边聊天边看别人打,发现小J不会打;小V是太用蛮力,击球点太高,所以老是打出界,只要改善了击球点,她的杀球会跟小G的跳杀互补。

  因为小G跳杀,球会在前场落地;而小V的杀球,球会在很后场落地。
  下课后,小D来跟我说:「放学到顶楼找我,我有话跟你说,你叫小G先回家吧~可能会担误你一些时间。」

  我说:「恩。」

  心想:自从上次去百货公司吃饭时,小G说了那些话后,小D虽然还是跟平常一样傻呼呼,但笑容似乎不是真心的笑,感觉像是装出来的,难道去百货公司回程时,我在公车上的预感又成真了,难道小D真的发生了某些事?

               04 透露

  爱情是穿肠毒,却也是蜜糖浆。

  尽管知道爱情可能不会有好下场,但人们却往往低估结果是不好的可能性,仍然相继飞蛾扑火朝向爱情飞去,自以为催眠自己就能够与情人永浴爱河。
  每当爱情降临,人们的脸上总是洋溢着如沐春风般的微笑,那种笑容就像是活在桃花源的人才会有的,完全没有不开心的事情困扰着他(她),就算有,也被抛到九霄云外了,我每次看到这种笑容,也会跟着会心一笑。

  但爱情离开时,人们痛彻心扉,躲在黑暗的角落里舔着自己的伤口,并等待其慢慢恢复那顾影自怜的样子,仿佛在告诉我,她的心被人用刀子割,一刀又一刀。

  放学前的打扫时间,我叫小G先回去,小G点点头表示了解。

  放学后,我去了顶楼,小D已经在顶楼等我,她正靠着栅栏,望着她的背影,风把她的半长发(没到腰的长发)吹的飘阿飘的,我走到她身边,手也靠着栅栏,我问:「怎么了?」

  小D说:「我跟我男朋友分手了。」语气平澹的好像分手的不是她。

  我说:「为什么?你最近怪怪的是因为这件事吗?」

  小D说:「因为我是第三者。我怪的很明显吗?」

  我说:「第三者阿……的确三人行的爱情不容易,但爱情来到时,谁又能拒绝,别太自责了……」

  我又说:「也不是太明显,只是我跟你在一起久了,我能感受到你的不同。」
  此时风一阵一阵的吹拂过我和小D的身体,希望这阵风能把小D的可悲的爱情和她的难过顺便吹走。

  小D说:「可是我是因为知道我是第三者才跟他分手的,他骗我他没有女朋友。」

  我问:「你跟他在一起多久?分手多久了?」

  接着骂:「那男的真是烂屌,应该剪掉」并做出剪刀的手势。

  小D笑了,自从小G在百货公司说了:「你那么脏,难怪没人要。」

  这句玩笑话后,她从没笑的这么正常,这才是真的小D,发自内心的笑。
  小D微笑说:「我两星期前分的,我本来叫小G不要讲,可是在百货公司她还是透露了点线索,我知道你最近很担心我,所以我决定跟你说,多个人安慰我和跟我一起讦谯他那烂人也不错~」

  又说:「我跟他在一起一年,不过分手前就常吵架,发现他有女友,也只是给我自己一个离开他的藉口罢了。」

  我微笑说:「难怪那时我看你和小G的表情有一闪而过的不同。

  不过我并不想追问,因为我相信你需要我的时候你会来找我的,就像现在。「

  我把小D转过来面对我。

  又说:「只分了两个星期阿……你到现在还没哭,是你比我想像的坚强?还是你还在欺骗自己和我?」

  我知道答桉是后者,因为小D最近总是在隐藏自己不开心的情绪,她会约我来这,代表他相信我,想要得到我的安慰。

  她似乎不是个傻到不行的女孩,还会冰封自己的心,不让别人知道自己受伤。
  小D终于卸下心防,突然扑向我,我没有意料到她会这么大力,我拼命撑住不倒下,虽然没倒,不过还是跟跄了一下,好险最后有撑住,不然我就摔个四脚朝天了。

  小D把头埋进我的胸膛,并哽咽的说:「你的胸口借我用一下好不好?」
  我轻拍她的头,表示同意。

  此时她的胸部在我的腹部,还真是超软的,这对未经人事的我来说,真是太大的刺激了,我的兄弟忍不住爆走了!

  心想:「她现在这么难过,我不借她抱行吗?我只能祈祷着她没发现我的兄弟很愤怒……」

  好险她现在很专注的在哭,哭的我胸口都湿了!

  应该没有发现吧,我心想。

  我边拍拍她的背,让她尽情发泄。

  她哽咽的说:「为……什么你……都不说……话」

  她哭的太严重,导致讲话不太顺畅。而且边哽咽胸部还一直在我腹部游移。
  靠北阿!!!

  我感觉到胸部的形状随着她的抖动一直再变这场景好像遇过……

  就是看学弟表演FBI时,小D因为太矮,所以贴在我后面看,胸部也是一直磨擦我的背,只是现在胸部的距离比那时候更贴近我的身体,我很努力要克制我的兄弟,可是他好像不买我的帐,抖动的越来越凶,叫他冷静对现在的我来说是种奢求,他不要撑破我的裤子和被小D发现我就阿弥陀佛了……

  我故作冷静的说:「此时无声胜有声。好好发泄吧!哭完也许你会好过点。」
  小D哽咽的说:「为什么他不能像你对我一样温柔?」

  我说:「已经过去了,别再抱怨过去、活在过去,好吗?」

  小D哽咽的说:「可以抱我吗?」

  我想都没想就抱了小D,小D站的更接近我的身体,应该说我们两已经贴在一起,我突然颤抖了一下,想起了什么小D哽咽的问:「怎么了?我把你衣服哭湿了,你被风吹的很冷吗?」

  我满脸通红的说:「没事……」

  好险她还在我怀里,看不到我现在的脸烫到可以煎蛋,我现在跟她抱的这么紧,我的分身不就无所遁形了?

  等下她问我要怎么解释……

  过一会儿小D哭的比较没有那么严重了她放开我了,我不晓得她放开我是因为发现我的兄弟生气了?

  还是有别的原因。

  她开口了:「对不起,我把你衣服弄的又是眼泪又是鼻涕的,而且还叫你抱我……」

  她脸好红……

  原因是她叫我抱他?还是感觉到我分身的存在,我心中有太多疑问。

  我说:「没关系,你感觉好点没?这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我挤出一丝微笑。

  她说:「恩!好多了!真的很谢谢你安慰我。」

  她破涕为笑了!比刚刚我说:哪男的真是烂屌,她笑的还比哪时更开心。
  我也放下心中一块大石,因为她终于恢复正常;我还觉得很开心,因为吃豆腐吃的好爽,只是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发现我勃起呢?

  她说:「有点晚了~我们回家吧~」并伸了个大懒腰。

  我说:「哭完就伸懒腰喔,好爽喔!」

  我微笑说:「恩!走吧~我送你回家。」

  小D追打着我,边叫:不要跑!

  夕阳映着我两的背影,我走路还有点卡,干!

  我送小D回家后,在楼下望着小D家的方向,心想:爱情结束时,就像被戳破的谎言,残忍的令人无法想像。

  我摇了摇头,转身向前行,夜空的沉默,是默认我的想法吗?

               05 旅行

  回家后,我把制服脱下随手丢进篮子里,然后丢入洗衣机。

  心想:「正妹的鼻涕还是鼻涕,快点洗干净,我可不想穿鼻涕衣去上学。」
  看着洗衣机旋转着,我呆呆的望着,兀自想着今天所发生的事,我觉得应该想个办法让小D赶快忘记失恋的痛苦。

  洗完衣服后,我去洗了澡,整理完后,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10点了,心想:「该睡了,不要想那么多了,其实小D神经那么大条,不会有事的,况且今天她在顶楼的笑跟以前相同,那个无忧无虑的小D回来了。」

  我在催眠自己,让自己不要想歪,他妈的处女座性格!我不想当悲观主义者,可惜我完全控制不了自己,就像在顶楼我控制不了我的小eattitty一样。
  天天都需要你爱~我的心思有你在~Iloveyou我就是要你~每天都让我精采~(当时超流行「不得不爱」)

  我的手机响了,看了来电显示,是小G打的

  这么晚了会有什么事?我接起手机并说:「喂?找我有什么事?」

  小G从电话另一头说:「没什么,想跟你聊聊,你睡了吗?」

  我说:「还没,想跟我说什么?」

  小G说:「你今天放学去哪?」

  我说:「去顶楼安慰小D,你早就知道她分手了?」口气透露些微的不悦小G说:「你不要生气啦……小D叫我不要说的,你会觉得我们不够朋友吗?」
  我无力的说:「废话,要不是你们之前说熘嘴,透露了一点点,我可能永远不知道这事。」

  小G说:「好啦~对不起马~可以跟我说小D怎样了吗?有没有好一点?」
  自己都觉得自己不够朋友的小G开始撒娇,并想从我这知道小D如何,这才是朋友阿!在最困难的时候还会关心你、帮助你的「真」朋友。

  我跟她大略说了我安慰小D的经过,略过我和她上演的真人无尾熊这段,并跟小G说小D的笑容恢复正常,但之后几天还是要继续观察,应该还没那么快走出情殇,小G听完后,叹了口气说:「我们旁人也只能帮到这种程度罢了,只有她才能拯救自己。」

  我说:「嗯……」

  我这时的嗯不是敷衍,是觉得小G讲的有道理,此时的嗯带着些许难过,也许还有怜悯的心情吧!

  小G说:「不早了~睡觉吧,晚安」

  我说:「恩~晚安」

  挂了电话后,我又再一次陷入了自己的思考,心想:「人们用心良苦的小心呵护、经营着自己的爱情,最后发现情人有着两个他(她),此时一切都变成了一场笑话,此时该笑自己傻呢?还是要哭情人的背叛?」

  该死的浪漫诗人性格!

  「不要再想了!」我告诉自己。

  隔天早上我来到学校,桌上有份早餐,打开一看是某速食店的火腿蛋堡,和一杯奶茶。

  「是我最喜欢吃的火腿蛋堡和奶茶」

  「不过是谁送的?」我心想找找看有没有线索,找到了!

  抽屉还有封信,我拆了信纸(当时流行信纸折成长方形)开始看信……
  信件内容:For eattitty:昨天很感谢你,愿意陪我、安慰我,昨天是我最近最开心的一天,跟你说的一样,哭出来也许会好过点,我好多了!
  还有,对不起!我哭完才想到你有洁癖,把你制服弄脏,你昨天一定叫你妈洗衣服,今天的早餐当作我的赔罪+谢礼。

                            ——小D上
  小D只答对一半,我是有洗衣服,只是我昨天自己洗。(新好男人代表)
  我的视线开始搜寻小D的身影,她正在看我,我对她微笑,并作出拳头敲敲自己胸膛,再用手指比她的动作,表示我们是麻吉,她看到后,也跟我做相同的动作,虽然做的不伦不类的,不过,她快乐就好,不是吗?

  下课后,我高一的麻吉-大孟来找我大孟是小G的国中同学;也是高中同学,高二分组就不同班了,他是自然组,我也是因为他的关系,才跟小G这么熟。
  大孟教了我很多东西,他教我如何才不会树敌无数、教我如何嘴炮、如何更有幽默感、怎么纵横情场。

  他一进门小G就说:「Hi~大孟,你好阿!好久不见。」

  我也学小G说同样的话大孟点点头微笑作为回覆,他一向这么闷骚,又在给我装含蓄……

  他说:「我们好久没聚聚了,这星期六日要不要去玩阿~」

  一讲到玩,他整个骚味就出来了……好臭好臭我举双手赞成的说:「好阿~」
  我承认我也很骚……

  小G说:「喂~要不要也约小D阿,她最近跟」你「很麻吉呢~」

  「哪个」你「有必要讲的那么用力吗?」我心想

  我假装没听到她的加重语气说:「可以阿!你自己去约。」

  小G贴近我的脸,盯着我的眼睛说:「明明就想约她还在装,最近你们在那眉来眼去,不要以为我没看到喔~」

  大孟闻到八卦的味道,兴奋的说:「哪一个阿?正不正?发展到什么程度阿?」
  我无奈的对小G说:「眉来眼去个屁阿!我跟你也常这样,那我不是也喜欢你?」

  再翻白眼跟大孟说:「我跟她只是朋友!OK?」

  小G说:「走吧!花心男!大孟!一起去约小D吧!」

  去你的花心男,我什么时候花心了……我心想。

  我对小G比了个中指后就转身去小D座位,小G、大孟跟在后面小G问小D要不要去,小D说可以不过她也提出一个关键问题:「要去哪?」

  无言……讨论半天真的没人讨论去哪大孟说:「去台中如何?我亲戚在那有房子,最近他们出国,我有他们家锁匙。」

  大家都表示赞同就决定去台中了!!!

  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