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被奸的小龙女—3
被奸的小龙女—3
 月入山林,映照着桃花林中一对赤裸的青年男女,男子痴痴伫立,女子则玉体横陈于落红芳草间,洁白如雪的肌肤上点点乳白的晶体,和着春露,在月色映照下晶莹润泽,桃红若梦,它如梦的眼睛,触目生辉。

  一阵清风拂过,自极乐快感中清醒过来的尹志平呆呆地凝望着身下昏睡的小龙女,那曾是自己心中凛然不可侵犯的仙子,如今却被自己鬼迷心窍地亵渎了,刹时,强烈的罪恶感充斥着他整个心胸。

  木然地,他缓缓地为小龙女整理好衣裙、清洁残留的秽痕,不经意间,一方洁白的罗帕印入眼帘,上面桃红朵朵,异常鲜艳夺目,他颓然跪倒,双手却情不自禁地捧起那方罗帕,痴痴凝望,迷茫中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方才受惊般一闪而逝。

  杨过好容易安慰好自己的义父欧阳锋,因为惦念着姑姑,暂时将义父传授于他的绝世武功搁置脑后,匆匆忙忙赶回小茅屋,不想却在门前的桃林里看见已然熟睡的姑姑。

  桃红若美,落英缤纷中,只见小龙女侧身而卧,秀目微闭,发堆花畔,月映桃林,照着伊人风姿秀美的轮廓,雪白的脸颊上隐隐一抹醉人的嫣红,如风雨过后的艳阳夺目,更显得她容色清丽、艳过春花。

  伊人好梦正酣,嘴角一丝慵懒而满足的笑容足以证明。只在眼角隐约似乎有泪珠残留,皎月映照下,晶莹夺目、熠熠生辉。

            小龙女被奸(版本二)

  被欧阳峰点了穴道的小龙女在静静的野外不由得睡着了,连尹志平用布条给她幪上眼睛也不知道。睡梦中的小龙女忽觉玉体一紧,一双男人的手臂抱住了自己娇软盈盈的纤纤细腰。

  小龙女玉颊晕红,娇羞万般,美眸羞合:「你……你干什么……啊……?」
  小龙女含羞轻嗔,她还以为是杨过在跟她闹着玩。

  那个男人一声不答,一双搂紧小龙女娇软纤腰的手渐渐放肆起来,在小龙女全身玉体上游走……貌若天仙、美丽清纯的绝色少女还是圣洁的处女之身,不由得娇羞无限,就算有布条掩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也一样不敢睁开,只有任其在自己的玉体上淫戏轻薄。

  尹志平压在小龙女柔弱无骨的玉体上,只见小龙女娇靥晕红、丽色无伦,鼻中闻到一阵阵冰清玉洁的处子特有的体香,不由得欲焰高燃。他一双手在小龙女的玉体上游走,先轻抚着小龙女的玉颊桃腮,只觉触手的玉肌雪肤柔嫩滑腻……
  双手渐渐下移,经过小龙女挺直白皙的优美玉颈、浑圆玉润的细削香肩,隔着一层薄薄的白衫握住了小龙女那饱满翘挺、娇软柔润,刚好盈盈一握的处女椒乳。

  「唔……」小龙女一声火热的娇羞轻啼,清纯秀丽、温婉可人的小龙女芳心娇羞无限,情欲暗生。

  尹志平的一双手握住小龙女圣洁美丽的娇挺椒乳一阵抚搓、揉捏……同时低下头,吻住小龙女鲜红柔嫩的樱唇。

  「唔……」小龙女玉颊羞红如火,娇羞地轻启玉齿,尹志平火热地卷住了小龙女柔嫩香甜的娇滑玉舌狂吮浪吸。

  「……嗯……嗯……嗯……」小龙女娇俏的小瑶鼻火热地娇羞轻哼。

  尹志平握着小龙女娇软椒乳的手游向小龙女的下体……经过柳腰,插进了小龙女的玉腿根中。

  「……唔……唔……唔……你……唔……」小龙女含羞娇啼。

  尹志平伸开四指,紧紧地按住小龙女的玉沟,隔着薄薄的白衫一阵抚搓、揉摩……小龙女被他挑逗得娇啼婉转、淫呻艳吟:「唔……唔……唔……唔……」
  尹志平再也按捺不住,他解开小龙女上身洁白的单衣、乳围,只见小龙女玉嫩雪白、娇滑柔软的一双饱满椒乳脱围而出,玉乳峰上两点樱红如血、娇嫩无比的蓓蕾乳头嫣红玉润。

  尹志平低头含住小龙女一只柔软饱满、娇挺滑嫩的椒乳,一只手握住另一只娇软绵绵的少女玉乳,开始舔吸着小龙女玉乳尖上那一粒稚嫩敏感的「肉蕾」乳头;同时,另一只手也迅速地脱光自己的衣物,然后又脱掉小龙女的裙子。
  小龙女被他在自己从末被男人触及的「圣女峰」上这一阵挑逗、轻薄,不由得娇喘连连:「……唔唔……唔……唔……嗯……嗯……唔……唔……」

  小龙女忽然感到下体一凉,「唔……」小龙女明白裙子已被他脱下了。一想到自己贞洁的玉体被他脱得一丝不挂,光溜溜地胴体被他一览无遗,不由得更是桃腮羞红如火,芳心娇羞万般。

  尹志平抬起头一看,只见小龙女全身雪白无瑕,那白得令人目眩的玉肌雪肤滑腻如丝,玲珑浮凸、优美起伏的流畅线条使得全身胴体柔若无骨、娇软如绵,那女神般圣洁完美的玉体犹如一具粉雕玉琢的雪莲花,是那样的美艳、娇嫩。
  小龙女雪白的玉体一丝不挂,浑圆细削、玉滑娇嫩的粉腿顶部一团柔柔的阴毛,淡黑微卷……尹志平看得口乾舌燥,欲火如炽。他又俯身压住小龙女玉嫩娇滑、柔若无骨的赤裸玉体,大嘴在小龙女的樱桃汹、羞红桃腮、娇挺椒乳上狂吻淫吮,一双手在小龙女一丝不挂的娇美玉体上淫戏羞花。

  小龙女芳心含羞,玉颊晕红,娇羞万般地娇啼声声:「唔……唔……唔……
  唔……「她又羞又怕地感到一根又大又硬的滚烫的」大东西「正一伸一缩地弹顶着自己柔软的小腹。

  当他的手沿着小龙女那玉滑细削、纤美雪嫩的玉腿轻抚着插进小龙女的玉胯「花溪」,手指分开紧闭的滑嫩阴唇,并在小龙女那圣洁神密的阴道口沿着处女娇嫩而敏感万分的「花瓣」阴唇上轻擦揉抚时,小龙女更是娇啼不断:「唔……
        啊……啊……啊……啊……唔……哎……「

  处女芳心娇羞无限,一个末经人事、冰清玉洁的清纯处女哪经得住他这样挑逗淫戏?只见小龙女紧闭的玉沟中一滴、两滴、三滴……亮晶晶、滑腻腻的乳白粘稠的处女爱液含羞乍现,越来越多的神密爱液渐渐渗出了小龙女紧闭的娇嫩玉沟。

  尹志平注意到小龙女火热的下身渐渐温润、湿濡,小龙女饱满柔软、雪白滑嫩的玉乳上那两粒嫣红玉润的「蓓蕾」乳头也逐渐变硬、变大,翘挺起来,他明白这绝色佳人也情欲暗涌,所以他也开始行动。他分开小龙女含羞紧闭的玉腿,露出小龙女的玉胯桃源,然后挺起肉棒刺向小龙女圣洁幽深的阴道。

  小龙女只觉那条硬、大的「东西」插进了自己的下身,正向自己的下体深处顶入,「嗯……唔……」小龙女娇喘连连,芳心又羞又怕,又惊又喜。

  由於小龙女下身早已爱液遍流,尹志平的肉棒上粘满了小龙女下身流出来的处女淫液,所以他顺利而滑腻地顶开小龙女火热嫩滑、温润羞合的阴唇,滚烫的龟头套进了小龙女那娇小嫣红的可爱阴道口,他向小龙女火热紧迫、幽深狭窄的处女「花径」深处狠狠地顶进去。

  「啊……」小龙女一声痛苦而羞涩地娇啼:「哎……痛……啊……」

  粗大浑圆的滚烫龟头已刺破女神般美貌圣洁的小龙女那冰清玉洁的处子之身的证明——处女膜,他已深深进入美貌如仙的绝色佳人小龙女那尚是处子之躯的仙体内。

  小龙女的处女膜被刺破,一丝疼痛夹着一丝酥痒的充实感传遍全身,小龙女丽靥羞红,柳眉微皱,两粒晶莹的泪珠涌出含羞轻合的美眸,一个冰清玉洁、美貌绝色的圣洁处女已失去宝贵的处女童贞,小龙女雪白的玉股下落红片片。
  由於受到小龙女爱液淫津的浸泡,那插在小龙女阴道中的肉棍越来越粗大,越来越充实、胀满着处女那初开的娇小紧窄的「花径」肉壁。尹志平开始轻抽缓插,轻轻把肉棒拨出小龙女的阴道,又缓缓地顶入圣洁处女那火热幽深、娇小紧窄的嫩滑阴道。

  「唔……唔……唔……唔……唔……」小龙女开始柔柔娇喘,娇滑玉嫩、一丝不挂、娇软雪白的美丽胴体也开始微微蠕动、起伏。

  在小龙女那美妙雪白的赤裸玉体娇羞而难捺的一起一伏之间,回应着尹志平阳具的抽出、顶入,尹志平逐渐加快了节奏,下身在小龙女的阴道中进进出出,越来越狠、重、快……

  小龙女被他刺得欲仙欲死,心魂皆酥,一双玉滑娇美、浑圆细削的优美玉腿不知所措地曲起、放下、抬高……最后又盘在尹志平的臀后,以帮助尹志平能更深地进入自己的阴道深处。

 ▲色清纯的少女那芳美鲜红的小嘴娇啼婉转:「唔……唔……唔……嗯……唔……哎……唔……唔……你……噢……唔……请……唔……你……唔……你轻……唔……轻……点……唔……唔……唔……轻……唔……唔……轻……点……唔……唔……唔……」小龙女花靥羞红,粉脸含春,忍痛迎合,含羞承欢。
  蓦地,小龙女觉得他的那个插进自己身体深处的「大傢伙」顶触到了自己阴道深处那最神密、最娇嫩、最敏感的「花芯阴蕊」——少女阴道最深处的阴核,小龙女的阴核被触,更是娇羞万般,娇啼婉转:「唔……唔……唔……轻……唔……轻……点……唔……唔……唔……」

  尹志平用滚烫梆硬的龟头连连轻顶那娇滑稚嫩、含羞带怯的处女阴核,小龙女娇羞的粉脸胀得通红,被他这样连连顶触得欲仙欲死,娇呻艳吟:「唔……唔……唔……轻……唔……轻……唔……点……唔……轻……轻点……唔……」
  突然,小龙女玉体一阵电击般的酸麻,幽深火热的湿滑阴道膣壁内,娇嫩淫滑的粘膜嫩肉紧紧地箍夹住那火热抽动的巨大阳具一阵不由自主地、难言而美妙的收缩、夹紧,「哎……」小龙女的子宫「花蕊」内射出了股宝贵的处女阴精,美貌如仙、清纯可人的绝色少女玉靥羞红,芳心娇羞万分。

  尹志平在小龙女狭窄紧小的嫩滑阴道内抽插、冲刺了好几百下,早已如箭在弦上,被小龙女的阴精一激,立即一阵迅猛地抽插、挺刺……然后粗大滚烫的阳具深深地插入小龙女狭小的阴道底部,紧紧地顶住小龙女的子宫颈。

  「唔……唔……唔……轻……轻……点……唔……唔……轻点……唔……啊……喔……什……什……么啊……唔……好……好多……唔……好……好烫…喔……」

  射出宝贵的处女阴精后,小龙女花靥羞得绯红,玉体娇酥麻软,滑嫩粉脸娇羞含春,秀美玉颊生晕。

  小龙女被尹志平最后疯狂般的狠抽猛顶,再加上阳精往娇嫩敏感的「花芯」
  上一淋,顿时攀上了男女交媾合体的极乐高潮,在男欢女爱、云交雨合的销魂快感中娇啼婉转、欲仙欲死。

  秀丽绝色、清纯可人的美貌处女娇羞地挺送着雪白嫩滑的玉体,迎接那湿漉漉、火辣辣的,又浓又多的滚烫阳精,小龙女温柔婉顺地忍痛迎合,娇羞承欢、含羞相就,国色天香、貌美如仙的绝色佳人小龙女就这样被奸污了。

  由於被强行奸淫交合,小龙女那雪白嫩滑的下身淫精秽物斑斑、雪臀下落红片片,交媾合体中达到了高潮后的小龙女娇喘细细,香汗淋漓,玉靥羞红,桃腮含春,芳心娇羞无限。一丝不挂、玉体横陈的小龙女犹如一朵带雨梨花、出水芙蓉,娇艳绝美、楚楚含羞地合上修长雪滑的优美玉腿。

 ▲色尤物初落红,美貌佳人才破瓜。

  「唔……」小龙女从交媾合体的高潮中渐渐清醒过来,由於交合高潮中的剧烈扭动,绑在她眼睛上的布条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滑落开来,她睁开美丽多情的大眼睛一看,顿时犹坠冰窟,不由得惊呆了。

  刚才夺去她冰清玉洁的处女童贞,刺破她娇嫩圣洁的处女膜,深深地进入她体内,令她娇啼婉转、淫呻艳吟,顶得她死去活来,奸淫蹂躏得她娇啼婉转、欲仙欲死,让她挺送迎合他的奸淫抽插,并使她领略到男女合体交欢、行云佈雨的销魂高潮的男人不是杨过。小龙女花靥羞红,桃腮娇晕,芳心含羞脉脉,娇羞万般,真的是又羞又气。

  尹志平的大肉棒本已萎缩、退出小龙女的阴道,此时一见小龙女娇靥羞红、含羞脉脉,雪白玉体裸裎,就如一朵娇羞万分、清纯可人的深谷幽兰,他胯下的阳具不由得又挺胸抬头。他又压住小龙女,把这千娇百媚的绝色尤物一丝不挂、娇软雪白的赤裸玉体紧紧压在身下,双手分开小龙女修长雪滑的优美玉腿,下身朝下一压……他又深深地进入小龙女紧窄幽深的体内抽动起来。

  他再一次把仙子般圣洁美貌、温婉清纯的绝色佳人小龙女奸淫蹂躏得死去活来,小龙女又一次被他强暴奸污得娇啼婉转、欲仙欲死。

            《小龙女之公孙止篇》

  小龙女自从被尹志平奸淫蹂躏,失去了冰清玉洁的处女童贞后,痛不欲生,从此一个人闯荡江湖。后来有一天,晕倒在山中,被公孙止救起,施以汤药,玉体渐渐康复,哪知公孙止后来竟以此邀功,强迫小龙女和他成婚,小龙女坚决不从。结果,一天晚上……

  公孙止偷偷摸进小龙女的卧室,趁小龙女入睡后解开小龙女的衣衫、乳围,褪下小龙女的裙子和内裤,把小龙女脱得一丝不挂、玉体横阵后,重重地压在小龙女娇滑玉美、一丝不挂的美丽胴体上。

  小龙女醒来后,羞得花靥绯红,娇羞万般之际,怎奈大病初愈,无力反抗,怎样哀求也不能打动这只被色欲迷心的淫狼。

  他张嘴含住小龙女雪白柔软的乳峰上那娇嫩嫣红的可爱乳头轻擦柔舔,一只手握住小龙女另一只柔挺饱满、娇软可人的美丽玉乳,挑逗着小龙女圣洁的「玉女峰」上那粒稚嫩红润、娇挺傲耸的少女乳头。

  由於失去了冰清玉洁的处女之身,并在那一次云交雨合、破瓜落红时嚐到了男女交媾合体的销魂快感,再加上一根比尹志平还粗大的硬梆梆的「肉钻」滚烫地顶在柔软的小腹上,小龙女被挑起了一股强烈的生理冲动,一种原始的肉体需要,令她娇羞万般地不由自主地含羞娇啼:「唔……唔……唔……嗯……你……唔……」

  公孙止的另一只手伸进小龙女的下身,挑逗着小龙女那娇柔而卷曲的纤纤阴毛,然后也把手指插进小龙女那已渐渐淫滑、湿润的娇嫩阴唇中轻挖慢揉,直把小龙女挑逗得娇羞无限、花靥晕红,柔美的樱唇间娇啼婉转:「唔……唔……唔……唔……啊……你……唔……唔……唔……你……唔……」

  当小龙女的娇喘越来越急促,娇靥越来越晕红,那含羞带怯的少女乳头也硬挺勃起,她下身玉沟中已变得淫滑不堪时,他举起肉棒,狠狠地刺进小龙女下身深处。

  「唔……」一声娇喘,小龙女娇靥晕红,星眸欲醉,娇羞万般,玉体娇躯犹如身在云端,一双修长柔美的玉腿一阵僵直,轻轻地一夹那「蓬门」中的「採花郎」,一条又粗又长又硬的大肉棒已把小龙女天生狭窄紧小的嫩滑阴道塞得又满又紧。

  他已深深地插入小龙女体内,巨大的龟头一直顶到小龙女阴道底部,顶触到了少女娇嫩的「花蕊」才停了下来,当小龙女娇羞而不安地开始蠕动时,他就开始奋勇叩关,直捣黄龙了。

  他的肉棒比尹志平的还粗还长,小龙女那娇小滑软的阴道本就紧窄万分,他插在小龙女的体内不动,就已经令小龙女芳心欲醉、玉体娇酥、花靥晕红,再一抽插起来,更把小龙女蹂躏得娇啼婉转、死去活来,只见小龙女那清丽脱俗、美绝人寰的娇靥上羞红如火。

  「唔……嗯……唔……嗯……轻……轻点……唔……嗯……唔……嗯……轻……还……轻一点……唔……唔……嗯……唔……嗯……轻……请……你轻……轻一点……唔……嗯……唔……」

  最后,当他在小龙女娇小紧窄的嫩滑阴道内抽插了四、五百下后,他的大「肉钻」深深地「钻」进小龙女下身深处,硕大浑圆的滚烫龟头紧紧地顶住小龙女阴道最深处的子宫颈,把一股又烫又滑、又多又浓的阳精直射入小龙女火热深遽的子宫壁内。

  小龙女雪白的胴体一阵轻颤、痉挛,那下身深处柔嫩敏感万分、羞答答的嫩滑阴核被他的阳精烫得一阵不由自主地哆嗦、酸麻,少女那修长雪滑的优美玉腿猛地高高扬起,绷紧、僵直……最后娇羞万分而又无奈地盘在了公孙止的腰上,把他紧紧地夹在下身玉胯中,从阴道深处的「花芯玉蕊」娇射出一股神密宝贵、粘稠腻滑的玉女阴精。

  「唔……」一声淫媚入骨的娇喘,小龙女花靥娇晕、俏脸含春、桃腮羞红,香汗淋漓。少女芳心娇羞万分,沉浸在那销魂蚀骨的男欢女爱的云雨高潮中,小龙女下体淫精秽物斑斑,玉精狼藉片片……

  一个绝色倾城、清丽美艳、温婉柔顺、清纯可人的俏佳人再次被强行奸淫蹂躏、採花折蕊,被一个老色狼佔有、征服了冰清玉洁、娇滑雪白的美丽胴体。
  由於压着这样一个千娇百媚、温柔婉顺、清纯秀丽、娇羞可人的绝色少女那娇滑雪嫩、一丝不挂的娇软裸体,公孙止只休息了一会儿,那本已萎缩退出小龙女阴道的「大肉钻」又硬梆梆地顶在了小龙女仍火热湿滑的下身,他又强行分开小龙女修长雪滑的优美玉腿,把「大肉钻」深深地刺入小龙女紧窄的阴道,直捣黄龙,抽插起来。

  「唔……嗯……唔……嗯……轻点……唔……嗯……唔……嗯……轻……轻点……唔……嗯……唔……」小龙女又被抽插得娇啼婉转,欲仙欲死。

  由於已被挑逗起了狂热的肉欲淫焰,一种渴望被佔有、征服,渴望被充实、紧胀的原始生理冲动使小龙女又一次被迫和公孙止合体交媾、云雨交欢,小龙女又一次被奸淫蹂躏得死去活来、娇啼婉转地含羞承欢、温婉相就,她挺动着雪白俏美的玉臀和修长玉滑的美腿迎合着他的抽出、插入……只见雪白的合欢床上一对一丝不挂的男女行云佈雨、淫乱交欢,好一副春色无边。

  公孙止走后很久,小龙女还是花靥娇晕,俏脸羞红,娇羞无限。只见小龙女下身阴精秽物流了满床,淫水爱液狼藉斑斑,不堪入目,小龙女只好羞红着脸支起还有几分酥软的娇躯清理着床单上那些羞人的淫渍秽物。

  此后,由於本身武功不及公孙止,小龙女被软禁了起来,公孙止不准她离谷一步,梦想长期佔有这温婉柔顺、秀丽清纯的绝色美人那无与伦比、完美无瑕的美丽胴体,他常常不顾小龙女的反抗、挣扎和哀求,强迫小龙女和他合体交欢、巫山云雨,行那男女交媾之事,一旦小龙女不从,他就强行把小龙女剥得一丝不挂,压住小龙女雪白美丽的玉体,分开小龙女紧夹不开的修长玉腿,勇猛叩关、直捣「花芯」。

  由於生理上的自然反应,小龙女往往都被挑逗起强烈的生理需要,当他的「大肉钻」直插入小龙女娇小紧窄的阴道内,粗野地抽插冲刺时,小龙妇也就只有羞涩无奈、娇柔婉转地含羞呻吟,半推半就地挺送迎合……直到被他奸污蹂躏得死去活来,娇啼婉转地和他交媾合体、淫乱交欢。

  极乐销魂的高潮中多次泄身后的小龙女下身又是淫精秽液片片,那修长玉滑的双腿间阴精爱液斑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