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露出的我—3
露出的我—3
  不允许藏身教室和厕所,小刘她们有四个人,如果她们每个人走一个走廊的话,那她们同时从上向下地毯式搜索,我可是无处藏身的呢!赤身裸体的我边走边快速思索着应该向哪逃亡,看来只能往配楼躲了,最终我决定先去右侧配楼。 

  想着,我看了看小婩,这个家伙胆子也挺大的,要知道这个终归不是我的学校,就算我被人发现在教学楼里裸奔顶多也就是一顿羞辱,但是如果她被人发现在这拍摄的话,不知道是不是会被开除呢? 

  「你打算去哪躲藏啊?」小婩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 

  「右侧配楼。」我想她大概不会出卖我吧,要不然这个游戏也没什麽乐趣了啊! 

  「你先慢慢走,我到前面去拍。你别自己跑了哦,不然我就大叫。」看来她也不是那麽大胆呢,不过我现在光着屁股想跑也跑不了啊!而且我变态的内心也很期待这种凌辱呢!我点了点头,放慢了向六楼右侧走廊进发的脚步。 

  看着小婩的远去的背影,我开始观察我周围的教室,很幸运六楼的这侧教室是没有上课的,虽然不知道自习的情况,但很顺利地我就走过了中间的大楼梯。 

  小婩在六楼的尽头拍摄着一个变态的女人正一丝不挂地蹑手蹑脚行走在教学楼之中,如果这些淫荡的视频被剪辑做成一部电影,一定比日本的那些露出电影精彩刺激,我大概也能成为一个家喻户晓的AV女优呢!想着那麽多的色狼看着我的裸体对着电视打手枪,我的下体又开始泛滥了。 

  上课铃声响起,我又要开始我的裸奔行程了。现在我的双手被反绑,只要动作稍大,那三个铜铃就会毫不留情地暴露我的行踪。而且刚才的不断高潮,我的下肢已经没有力气了,再加上失去上肢的平衡,现在即使慢慢走也会晃晃悠悠,如果再遭遇险情,就算想跑也不可能了。 

  我应该往哪躲呢?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我只是漫无目的的从六楼向下走着。 

  不知不觉我已经到了二楼,楼下传来一阵脚步声,有人从一楼上来了,我本能的躲到通向辅楼的通道门後,这是扇玻璃门,我只能紧紧地贴住一侧栏杆,藉着门与栏杆形成的死角,祈祷着来人不会发现这有个变态的女人在裸奔。 

  当然,如果此时有人进出这个老楼,就会发现一个女人紧紧地贴住露天通道的护栏,雪白雪白的大屁股通过栏杆的间隙向外凸出着。 

  脚步声一点一点的远去,我也稍稍松了口气,正当我准备回到主楼继续躲藏时,一个致命的错误发生了:我不小心把门给关上了!由於我双手被绑在身後,关上的门就无法打开,我心存侥幸的去尝试进入辅楼,但通往辅楼的门也被关得紧紧的,我被困在这个露天的通道上了。 

  此时的我像动物园里被观赏的野兽一般赤身裸体,而关着这个充满性慾的牲畜的牢笼就是一个四面都可以被看到的长长的走廊,不止是四面,半透明的底部让这个走廊成为了全方位立体式悬空的大牢笼,所有过来过往的看客都可以通过这个牢笼仔细观赏一个下体湿漉漉、最隐私敏感的乳头及阴蒂被拴着铜铃、双手被反绑、思想完全被性慾统治的淫荡、下贱、变态的性兽。 

  这个变态的性慾高涨的畜生仅剩下一点点羞耻感,而这仅存的羞耻感不断提醒着我现在的处境有多麽危险。我向门外主楼里的小婩求救,但她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只是拿着手中的DV忠实地记录着我这个被观赏的动物的丑态。 

  我顾不得游戏惩罚什麽的,只希望小刘她们能尽快找到我,把我从这个牢笼中解救出来。我紧贴着玻璃门向外张望着,即盼望着被发现,又害怕发现我的不是小刘她们。 

  也许是刚才门关上发出了声响吸引了小刘一行,没过多一会,她们就出现在了这个大牢笼里。 

  「你这个贱货,就那麽盼望着被观赏吗?」小刘的失望溢於言表,「真没意思。」边说着小刘拿出盐水瓶:「贱货,自己把这个塞进你的骚屄里去。」小刘把盐水瓶放到走廊中间,我走过去,蹲下,用反绑的双手扶住盐水瓶,小心的对准我的阴道,轻轻的坐了下去。好爽啊!刚才那仅存的一点点羞耻感荡然无存,渴望高潮的性慾完全占据了我的大脑,我顾不得现在所在的大牢笼,也不再顾及那个记录我的丑态的DV,三个隐私处传来的铃声让性慾更加高涨,这个淫兽只要高潮。 

  『来观赏我这个变态吧!看我这个变态暴露狂自慰到高潮吧!来吧,来把这个贱货的骚屄捅烂吧!』我幻想着周围围满了观众用鄙夷的眼光看着我,用各种肮脏的字眼羞辱我……我不断蹲下抬起抽插着盐水瓶,终於高潮降临,淫水再次喷射而出,这个性兽的变态慾望得到满足。 

  我瘫软在地上,失去了知觉……不知过了多久,感觉有人在踢我,我睁开淫荡的双眼,看见小刘她们惊讶的表情。我意识到刚才的行为有多麽淫荡,已经超出小刘的想像,看来我的变态已经达到了一个新的境界。 

  我挣扎的坐了起来,发现小婩正在我的正下方拍摄着,这真的是一个立体式的大牢笼啊!我不禁感慨连这麽不堪入目的事情都被记录下来了,她们将来真的不会拿我当人看了,我之於她们只是一个充满性慾的淫贱的雌性动物。 

  「这个盐水瓶用你的骚屄夹紧,如果要是掉出来就自己再弄进去。」小刘踢着我的屁股要求我继续完成游戏。 

  经历了数次高潮,我已经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小剑她们把我搀扶起来。看着她们厌恶的表情,我真的觉得自己好悲哀,其实我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女生啊,我也爱美爱乾净,我也渴望有好的身材,渴望有美好的生活,唯一的不同就是我喜欢裸奔的刺激,喜欢被虐的快感,就是这点不同把我带入了这个可悲的被人鄙夷的境地,让自己不断被这种变态慾望侵占,不可自拔。 

  我踉踉跄跄的走进了主楼,我也不知道该去哪,完全凭藉着感觉走到了大楼右侧。迷茫的我艰难的向着楼上蹭去,我以为她们很快就能再次找到我,结束这个让我羞愧难当的游戏,但是当我筋疲力尽倒在楼梯上的时候,她们还是没有出现。 

  我坐在台阶上,赤裸的上半身倚在楼梯扶手,一条腿搭在这层台阶上,另一条腿向下耷拉着,把我塞着盐水瓶大大扩张的阴部完全暴露出来。我也不管是否会有人看见这个变态的我,疲倦的我慢慢地合上我的双眼,沉沉的睡了过去……下体的一阵疼痛让我再次醒来,小刘她们围着我站了一圈,我还保留着那个淫荡的姿势把自己所有的隐私暴露在外供人观赏。记录我的丑态的DV在小戴手里,小婩在一旁吃着玉米,原来她们刚才去吃午饭了。 

  下体又是一阵疼痛,我想伸手去摸我的阴道,发现我的双手还是被锁在身後不能动弹,此时我才回忆起今天的这个让我倍感耻辱的游戏。 

  「饿了吧?把游戏完成就可以吃东西了。」小刘摆弄着我的阴部说道,这时我才注意到盐水瓶已经从我的下体抽出,取而代之的是两根玉米,正是玉米的热度把我痛醒的。 

  「起来,咱们走。」小刘命令道。我挣扎的扭动着我的身体,但是大量的体力消耗及捆绑的双手让我怎样都站不起来,最後在她们搀扶下,我跟随她们来到了一楼大厅。 

  「贱货,你的屁眼按照要求弄乾净了吧?自己把肛门塞拔下来,用这根玉米自慰到高潮,咱们的游戏就结束了。」她们要求我趴在一楼大厅,面部着地,阴部及肛门抬到最高点,对着老楼的主楼梯。 

  我艰难的用双手去够我的肛门塞,我的背部向前挺起,用下巴支撑着我的上半身,双乳挺起,两个硕大的乳房在重力及铜铃的拉扯下向下垂着。我使劲拔出肛门塞,直肠中灌满的水份在压力作用下喷射而出,这是一个多麽壮观淫靡的景像啊!我好期望将来能有机会通过DV好好看看自己到底有多淫荡。 

  过了一分钟,直肠中的灌洗液终於喷净了,接过小刘递给我的玉米,使劲塞进我胀大的屁眼里。也许是今天高潮次数太多的缘故,现在反覆抽插我的屁眼让我感觉不是那麽兴奋。要知道现在我是一丝不挂趴在教学楼出入的必经之地,虽然不知道现在几点,但随时都会有人过来。 

  我有些着急,但如果不能到高潮,小刘是绝对不会放我走的。没办法,我努力想像着现在固定我的双手、抽插我肛门的不是我自己,而是一个强壮的黑人,他赤裸着露出全身健壮的肌肉,一双大手死死地固定住我的上肢,还时不时地拍打我白嫩的屁股,他那根又粗又长的阴茎不断冲击着我的屁眼,也许是太粗的原因,我的屁眼被他抽插得外翻出来。 

  与此同时,有很多陌生人在围观我们肛交,看着这幅香艳的春宫图,观众们指指点点,不断用最肮脏、最恶毒的语言羞辱着我。甚至我们做爱的画面被现场直播到世界各地,全世界的人都在观赏着这个最淫荡、最下贱的性兽、暴露狂被这个丑陋强壮的黑人蹂躏、虐待着屁眼。 

  想着想着,我又开始兴奋起来,终於在我的腿跪抽筋之前,我的全身开始抽搐、淫液喷射、小便失禁,那个小DV拍摄下来了一个变态在公众场合通过抽插肛门自慰而达到高潮的淫荡丑态。 

  我瘫软在地上,再也没有力气移动半步了,小刘她们把我扶到楼外的保安室里,给我解开了手铐,把三个铜铃也卸了下来,从我的屁眼和阴道里拔出三根玉米,重新用盐水瓶和可乐瓶填充了我下面的两个大洞。 

  她们把玉米递给了我,我本来是不饿的,但一来之前的多次高潮耗尽了我的体力,我必须要补充一下才行;二来我阴道里的玉米沾满了我的淫液,散发着一股腥臊的味道。看着她们掩鼻厌恶的表情,我的被虐慾望又被勾引起来,接过玉米就着我的体液大口的吃了起来。 

  我就这样光着身子坐在保安亭里啃着玉米,看着教学楼不时有学生在进进出出,我不禁有些後怕,在我最疯狂的时候如果有学生进出,那我的变态就可以公告天下了。 

  由於有小刘她们的掩护,我的处境还是很安全的,不一会吃完了三根玉米,我的体力也恢复了一些,至少可以站起来走动了。按照小刘的要求,我又穿上了那件湿透了的白色吊带连衣裙,我淫荡的身体被紧紧地包裹着,下体黑黑的森林和上面深色的乳晕交相辉映,让我多了一分神秘和诱惑,我觉得光着屁股也许还不如这个样子淫荡呢! 

  外面还在淅沥沥的下着小雨,我被命令走在最前面,小刘她们远远的打着伞跟在我的身後。路上的行人不是很多,但一个女生没有伞行走在雨中是很容易吸引别人的注意的,和我擦肩而过的男生都会直勾勾的对着我的三点行注目礼,就是过去了也会一步三回头的看着我几乎赤裸的屁股,胆大一点的男生甚至会吹口哨以示欣赏,而女生们则会投来鄙夷的目光,甚至我能听到她们小声的议论。 

  「没穿内衣吧?看那三点多明显啊!」「是啊!乳头那麽黑,一定被干过很多次了。」「会不会是卖的啊?来学校里勾引男生。」「谁知道呢!反正不是什麽正经女人。」「是啊!真不知羞耻,还不如脱光了让大家看算了,还假惺惺的穿件那麽透的衣服。」……我羞得脸都红了,淫荡的下体在盐水瓶的摩擦下本来就已经有些反应了,听到她们的羞辱,我的阴户已经湿得一塌糊涂,幸好是下雨,不然淫水一定已经把我的裙子弄湿一大片,也许会让人以为尿裤了呢! 

  终於回到了寝室,我脱光了衣服去洗漱间好好的洗了个澡,回来就一头倒在桌子上,连盐水瓶和可乐瓶也懒得拔出来,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当我再次醒来,外面已经一片大亮,我的下体有些疼痛,我摸了摸自己被撑得大大的阴道,才想起盐水瓶和可乐瓶还都在我的体内,我想把盐水瓶拔出来,却发现非常非常的痛,盐水瓶像是黏着我的阴道壁似的。 

  「骚货,醒了?」这时小刘她们拿着洗漱用具进来了,「把你骚屄和屁眼里的东西都取出来吧!」她们命令道。 

  我乞求的望着她,经历了刚才的痛苦,我宁可把它们留在我体内。 

  「怎麽还不拔?哦,对了,没有DV拍摄下来给人看,你就不听话是吧?」小婩拿过DV威胁道。 

  我无奈地握着盐水瓶的口,一咬牙使劲地往外一拔,「啊!」我惨叫一声,觉得像整个阴部都被撕下来了似的。 

  「你这贱货,一回来就昏死过去了,我们往盐水瓶里灌热水你都不知道,害得我们以为你怎麽了,差点就把你这麽光着屁股送到医院里了呢!」难怪我的下体那麽紧,原来热水把我的淫液都蒸发乾了。 

  「好了,天气也晴了,咱们去点吃东西吧!」小戴把衣服给我扔过来。 

  还是那件白色吊带裙,虽然还有些潮,不过也算能穿了。我穿上看了一下,乳晕若隐若现的还不算明显,但我下面浓郁的黑森林就完全遮挡不住了。 

  「能不能让我穿条内裤啊?」我乞求道。 

  「行啊,不过你有吗?别指望我们借给你哦!你那骚屄太脏了,又漏水,你穿完就没法用了。」又是一阵羞辱。 

  「好了好了,别磨磨蹭蹭的了,都饿死了。你怕什麽?是不是只有光着屁股才敢跑出去,穿上衣服了就不敢了?」「就是,再罗唆就不让你穿衣服了。」我知道再多说也只会自取其辱,於是只能一手抱胸、一手护住裆部,跟她们来到了食堂。一路上我怪异的姿势引来了无数目光,我只能尽量保持自然,装作视而不见,至少我还是穿着衣服的。 

  「我们让你那麽爽,你要怎麽感谢我们啊?」她们选择了食堂的一个角落坐下。 

  「是啊!现在哪还有那麽好的人,既能容忍你那麽变态的慾望,还想方设法的来满足你,怎麽也要请我们吃饭才行啊!」刚坐下便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 

  「好了,就那麽定了,真真请我们吃饭,大家快点菜吧!」很快,一份菜单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看了一下,发现如果我要打齐所有的菜就要围着食堂走一圈,几乎在每个摊位都要停一站,我知道这也是她们玩弄我的一部份。 

  由於要端菜,我没有办法再遮挡下体浓密的阴毛了,每个打菜的师傅都会把目光驻足在我的下体,我也只能装作不明所以的样子忍受着一群陌生人的视奸,渐渐地,我的阴部又开始湿润了。 

  终於把所有菜都打回去了,按照小刘的要求,我必须先把下面的洞穴喂饱才能喂上面的洞。我拿起一根玉米塞进我的阴道,由於坐在角落里,又有那麽多人掩护,很轻松的我就到了高潮,抽出沾满我淫液的玉米我开始了我的午餐。整个午饭过程很平静地过去了,我心中很疑惑,不知道小刘葫芦里卖的是什麽药。 

  「好饱啊!咱们出去溜溜吧?」吃完饭,小婩提议道。 

  「好啊!正好我想去前面的商店买点东西,也带真真出去逛逛,真真来这之後还没出去过了吧?」小刘笑着对我说。 

  说着她们俩一左一右拉着我的手站起身,这时我才发现,由於刚才的高潮,我的淫液将裙子前面完全染湿了,湿漉漉的裙子紧贴着我的大腿根部,我的黑森林醒目告诉大家我下面真空的事实。我想用手护住我的下体,但无奈我的双手被小刘她们固定住了,看来今天对我的玩弄还只是个开始。 

  一路上,她们五人相谈甚欢,热闹的场面吸引着路人的注意力,但大家的焦点最後都会集中到我赤裸的醒目的下体。我知道她们是故意吸引人们的视线来羞辱我的,此刻我真想把我下面的阴毛统统拔光,一根不剩,这样我就不会那麽耻辱了。 

  就这样在不断的鄙夷视线中,我们来到校外的一个服装市场。「真真啊,你穿白色裙子还挺好看的,不过你好像就这麽一件白色的吧?今天再买两件吧!」小刘开始发难了。 

  「来,试试这件吧!你的身材那麽好,这件一定很合身。」小毕不知从哪拿来了一条白色超短裙塞到我的手上,这条裙子的布料很薄,如果我穿到身上,相信很快就会被我的淫水打透的。 

  「咦?你下面怎麽湿了啊?是不是刚才尿裤了啊?」阴险的小刘故意大声揭露我的丑态。 

  「那你怎麽试这条裙子呢?弄脏了就不好了。」售货员鄙夷地瞪了我一眼说道。 

  「要不真真你就直接买吧!不用试了,这条裙子一定很好看。」小刘笑里藏刀的给我下了命令。 

  我顺从地交了钱,反正也无法拒绝,不如早点买完,早点结束这个耻辱的旅程。由於我的配合,很快钱包就空空如也,小刘她们大概也觉得没什麽意思了,就带着我回到了寝室。 

  「记得昨天的游戏吗?你输了,按照要求你要接受惩罚的。」一回来她们就撕下虚伪的面纱:「你的惩罚就是下一周你都要真空穿今天新买的这些衣服。」要知道今天买的都是白色短裙,那就意味着我要在同学们面前展示我毛茸茸的下体,我暴露狂的事实就肯定掩盖不住了。 

  「怎麽了?又没让你光着屁股去上课,怕什麽啊?」看着我惊恐的眼神,小刘嘲笑道:「哦,是怕别人看到你下面那麽多毛,就知道你的性慾有多强了,是吧?」「我们这正好有刮胡刀,要不你求求我们,我们就借给你。」小婩配合得恰到好处。 

  我终於知道她们的阴谋了,她们的目的就是要让我主动要求剃光阴毛,真羞耻啊!但我知道她们不达目的是不会放过我的。面对她们拿出的小DV,我只有屈服了:「求求你们,帮我把阴毛剃光吧!」「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要笑着请求,哭丧着脸好像我们在强迫你似的。」小刘残忍的命令道。 

  「不是强迫的,是我自愿的。求求你们,让我把阴毛剃光吧!」我现在笑得一定比哭还难看。 

  就这样面对着镜头,我张大双腿,露出我因性慾过旺已经发黑的下体,她们特地给我浓郁的阴毛覆盖着肥厚的阴唇拍了一个特写,算是给我留个纪念。开始剃了,我小心翼翼地用刮胡刀在我最隐私的部位蹭来蹭去,不一会,原本枝叶茂盛的下体变得光秃秃的,原本就很肥大的大阴唇失去遮挡後变得更加肥厚诱人。